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侨联委员的博客

www.cjdby.net的新侨联委员

 
 
 

日志

 
 

怎样讲原则,讲利益,讲妥协才有利?  

2010-04-29 22:06:32|  分类: 军事——国际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01-26)
      拜读沈丁立同志在《新民周刊》01月19日上《中日东海油气问题讲原则也讲妥协》一文,有些不同意见,本着“文明讨论,友好交流,共同进步”的原则,提出来商榷。本人水平浅薄,还希望读者指正。

  首先我赞同沈丁立同志的“国际争端谈判讲原则,讲利益,讲妥协”的方向。

  其次,我认为在具体细化看法上,我和沈丁立同志有比较大的分歧。在我看来中日东海油气争端,不只是能源问题,它更是一个东海划界主权问题,一个涉及日本干涉中国台湾问题的原则问题。

  在东海划界问题上,中国坚持大陆架自然延伸划界法,认为界限应该在大陆架消失的冲绳海沟。日本主张采用中线法,一边一半。

  目前我国正在开发的“春晓”等油气田所在,在日本主张的中线的中国一侧,本来属于无争议地区。日本提出:因为这些油气田离开日本认定的“中线”太近,恐怕会由于海底地质结构原因,引起“中线”以东海底资源向南部海域地下流动的可能,因此它要求与中方分享中方已经取得的这一地区的海洋地质资料,以判断是否可能出现所谓的“虹吸”现象。

  沈丁立同志的共同开发想法,是在日本主张的中线的日方,也就是想把日本主张的地区变成共同开发区。这样的想法,在日本方面看起来是日本退让了,妥协了,吃亏了。但是恰恰是日本圈套。日本单方面提出中线,就是以进为退,破坏中国的冲绳海沟划界法,把本来应该由中国独享的东海中线和冲绳海沟之间的资源,变成中日共享资源。这种共同开发开发法,也就是变相承认了日本过分提出的中线。对于我们的石油资源,还有海上战略安全空间,损失也很大。

  还有,在东海划界问题上,还是对应日本利用所谓“周边有事法”染指中国台湾问题的一种表态。在东海问题上退让,会挫伤台湾同胞对祖国的信心,会加剧台独分子对日本的倾斜,阻碍中国统一大业。这点不能不考虑。

  沈丁立同志主张创造有利和平发展环境,我很赞同。但我认为,在东海即使中国越过中线开发,不意味着战争,不用担心因此破坏我国外部环境。相反,中日海上适当矛盾、对峙、摩擦,也是牵引中国海军建设,凝聚中国社会人心,转移国内矛盾的好方法。如果中国要在东海问题上的妥协退让,一定要考虑到人民群众的情绪,一定要注意不能够破坏社会的稳定,有利于社会和谐。在目前社会矛盾比较多的情况下,特别要注意不能够因为东海问题,计划社会矛盾,引发社会安全危机。 

  切莫忘记,国民政府就是因为对日妥协问题,给中共制造很多支持者和崛起的空间。

  在妥协问题上,还要注意本次妥协带来的下次后果。比如,这次日本画一条无理的中线,中日妥协,日本获得了比较正常大陆架划分法更多的利益,下次日本尝到甜头,也会无中生有,再次制造出类似中线的不合理要求。

  其三,我认为,在中日问题上,双方都没有做好大规模冲突的准备,还都处于相互摸底、暗中较劲的阶段。和平时期大国的角逐,就在不知不觉中,就在一件又一件的小事上较量。如果在小事上处置不好,会累积成为大的被动。

  具体到东海问题上,我主张不怕冲突,也不会有大的冲突,主张用积极进取的开发战略来先开发“春晓”等中线西侧油气田,再推进中线东侧开发。事实上破除中线,夺取更多谈判有利砝码。中日东海谈判,一定要谈。妥协的底线是“主权不让,日本可以在冲绳海沟靠近中方一侧作为外方合作合资伙伴进行开发,参照中国大陆中外合作合资企业管理”。

  沈丁立同志在东海谈判上的观点,应该受到中国海军实力不足的影响。但是沈丁立同志有三不知:

  第一、中国海军实力落后于日本海上自卫队。但是中国有强大的二炮部队,有进攻日本本土的能力,而日本没有进攻中国本土的能力。如果在东海决战,我相信中国海空军在中线附近占下风。但是作为日本一个没有能力攻击对手本土的国家,挑起战争,在中线附近打垮中国军队,引发的报复日本本土的后果,是日本政府所不能承担的。因此,中日军事并没有本质的实力差别。日本不能够参照甲午战争的模式来威胁中国。

  第二、中国海军实力落后于日本海上自卫队,但是不代表在中线附近中方没有还手能力。随着飞豹、轰六改、苏30的大规模形成战斗力,如果日本挑起战争,在中线附近也会受到还击威胁。所以,如果发生对峙,冲突,落后的中国海军和先进的日本海自之间,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双方都处在“猎人猎物两头怕”的境地中。既然敌人也怕,我们就不用怕,不该怕。

  第三、随着中国综合实力增强,作为日本要和中国这样的一个大国发生大规模热冲突,全世界都会震惊,日本也难于承受因此带来的亚洲乃至世界的不稳定问题。美国作为一个在双边都有重大利益的大国,也会设法阻止大规模冲突。这好比如台湾问题,真的要敢于战争解决,反而美国主张和平解决。中国目前已经是家大业大,中日已经不能够发生战争了。

  此外,我想说,我们要看清楚自己的实力,看清楚对方的实力,不要自我膨胀以世界为敌,也不要畏惧邻国害怕冲突。中国已经和美国、苏联发生过冲突,结论是和他们的冲突并不可怕。当然,和日本的冲突,就更加不可怕。

  如果害怕冲突,被别人看清楚这一底线,那对方才敢用冲突占有谈判筹码。

  最后,我说,我和沈丁立同志的观点分歧根源在于我不怕中日冲突,也不认为会发生大冲突。相反,适度紧张的中日关系,将成为强化中国国防的需求牵引和社会稳定的一个保障。

  中国从七十年代开始对东海地质和油气资源进行调查,目前已经积累了比较丰富的资料。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中国在东海开发了“春晓”等中线西侧油气田。我猜测在中线东侧,应该还有比较多的储油构造。日本在东海地质问题上可谓两眼一摸黑,连谈判中指责中国在所谓的中线吸油,都没有任何证据可以上台。日本要求中国出示东海地质资料,找谈判对手要不利对手的资料,傻了你?中国居然出示中线附近资料,还涉及对中线的不承认。日本在东海问题上,一没有地质资料,二是开发进度尚未起步,如何占据优势?

  沈丁立同志也指出了,日本唯一对中国有压力的,就是它的军事威胁到中国的和平环境。除此之外,日本并没有任何谈判本钱。要说开发资金,我们也有,要说开发技术,我们地质资料齐全,经验也比日本丰富。合作,也要有共赢基础。日本目前只有武力威胁作为谈判本钱,而我前面分析过了,日本不具备全面的军事优势,双方都处在“猎人猎物两头怕”的境地。这样的谈判,当然是中国主动权多。

  先开发西侧,也是对日的一个试探。至于谈判,可以慢慢谈。先达成一个虚无飘渺的合作开发共同意向,然后再拖拖拉拉谈细节。……不要忘记,中国海空军的战略目标是2015-2020年完成第一岛链制海权制空权。

  沈丁立同志,妥协的太早了。

——————————————————————华丽的分割线———————————————————

以上是我2006年发表在《联合早报》网上的文章,现在看中国舰队穿越岛链,想起沈丁立教授匆匆忙忙要妥协,十分有喜感啊。于是又发一遍。

——————————————————————华丽的分割线————————————————————

 

附:《评论:中日东海油气问题讲原则也讲妥协》


  我们必须坚持我国自己的社会与经济发展,以我为主,并为此配套资源,这就构成了我们核心利益的第一分量。与此同时,必须力争和平发展,尊重他国想法,避免冲突对抗,以协商妥协换取和平发展的外部环境,这构成我国核心利益的第二分量。

    撰稿/沈丁立

  中日两国外交部局级官员最近在北京会谈,就解决两国在东海油气问题上的争议再次磋商。根据媒体报道,这一轮的谈判结果颇令人鼓舞:两国在原则上同意将联合开发东海油气资源。

  虽然这并非最终谈判结果,更不是合作开发协议,但它仍然昭示着中日理性处理东海油气争议,是解决这一争端题的唯一正确方向。

  这方向就是:讲原则,讲利益,讲妥协。

  我国对东海油气资源的主权诉求,有理可据,有法可依。坚持我国对自己合法利益的诉求,就是原则。获得属于我国的天然资源,就是我们的利益。坚持我们的原则,就是我们的利益。

  然而,利益有大有小。一个国家有其至关重要的利益,也有重要利益,还有更多的一般利益。对于我国,与世界共同和平发展,就构成了我国的核心利益。因此,我们必须坚持我国自己的社会与经济发展,以我为主,并为此配套资源,这就构成了我们核心利益的第一分量。与此同时,必须力争和平发展,尊重他国想法,避免冲突对抗,以协商妥协换取和平发展的外部环境,这构成我国核心利益的第二分量。两部分之间的关系,相辅相成,平行不悖。

  目前我国正在开发的“春晓”等油气田所在,位处我国大陆架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内,也在日本主张的中线的中国一侧。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在我国合法开采区域之内。在这个问题上,我国对日本不必谦让,要据理力争,因为这是咱家的地,日本必须尊重。

  但日本认为,因为这些油气田离开日本认定的“中线”太近,恐怕会由于海底地质结构原因,引起“中线”以东海底资源向南部海域地下流动的可能,因此它要求与中方分享中方已经取得的这一地区的海洋地质资料,以判断是否可能出现所谓的“虹吸”现象。

  在这个问题上,尽管中方认定自己在理,日方仍然难以接受。对于这样的争议,如果双方都只认自己的理,势必引发国际争端,严重时还可能造成国际冲突。而要解决国际冲突,通常就有那么三种做法。要么诉诸武力,通过武装冲突甚至战争来解决问题;要么双方都同意把争议送交国际法庭,由其仲裁判定,而冲突各方必须接受裁决结果;要么通过双边协商,以互谅互惠精神达致妥协,从而以和平方式化解争端。

  采取武力维护权益的做法,虽然颇讲尊严和原则,但不符合共同和平发展的原则,因此不是上策。采取国际仲裁的办法,倒不失为一种选择,但其风险是,因为争议双方必须接受仲裁结果,因此各方均须做好接受“完全无法接受”结果的后果,因而这种方法仍非理想,无论中国还是日本,都没有做好充分思想准备,让自认为本属于自己的国土或资源交由一批各国法官来裁断。上述两条途径均不理想,余下的只能是争议的当事方直接见面,用智慧而不是以武力,靠自己而不是靠法官,来解决问题。

  在这个问题上,我国已经从理论和实践上积累了相当的经验。我国与20个周边国家接壤,已经同6个邻国完全解决了边界争端,并同另一个国家部分解决了领土纷争。2003年,我国又同东盟十国共签《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与其他签约方共同承诺,“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它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议,而不诉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

  对争议领土尚且可以如此宽宏,对争议资源的谈判更应遵循同样的准则。在中日之间,对我国国土钓鱼岛的收复都可以搁置,同样发生在两国之间的资源之争,就更应采取同样的原则——协商谈判,和平妥协。

  当然,妥协的内容,不应是我国开发的“春晓”,那是我国专属经济区和日方提出的东海“中线”均认定的中方资产。中日双方要谈的事情,当然包括日本所提“中线”的合法性,但更重要的是,在这个分歧解决之前,妥善处理由双方海上划界所产生的利益冲突,至少是联合开发分歧区域中的自然资源。

  讲妥协,并非中国一家讲。没有日本的妥协,也就没有我国的妥协。我们也要鼓励日本讲妥协,而非一味讲“原则”。更有远见的人士,不妨再想一想,当海上油气资源开采完毕后,中日还要做点什么呢?其实,在那天来到之前,中日就得不断合作,开发下一代资源技术,保障两国和世界的共生同荣。

 

  评论这张
 
阅读(282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