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侨联委员的博客

www.cjdby.net的新侨联委员

 
 
 

日志

 
 

“我们5人砸了‘日本开拓团之碑’”  

2011-08-04 07:46:02|  分类: 社会公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5人砸了‘日本开拓团之碑’”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04日06:51 南方都市报
  
http://news.sina.com.cn/o/2011-08-04/065122931485.shtml


  南都记者 冯翔 发自哈尔滨

  昨日,黑龙江哈尔滨市方正县的“日本开拓团之碑”被当地警察严密封锁。有人声称,当日下午,他们5人将红色油漆泼在碑上,并动手开砸。
  然而,赶到现场的当地县委一名官员称:目前该县不能对砸碑事件的细节给以任何证实,“我们需要一级一级向上汇报”。同时,该县主要领导也不再接受媒体采访。
  在此之前,杨靖宇的孙子、赵尚志的外甥、赵一曼的孙女……这些抗联英烈的后人已发表公开信,对当地政府提出强烈抗议,要求将碑推倒。
  日前,方正县的“中日友好园林”内,一座刻有日本“满洲开拓团”逝者名字的石碑被立于“日本人公墓”旁。公墓内埋葬了日本战败后在回国途中死亡的“开拓团”成员。
  据悉,石碑由方正县投资约70万元人民币建成。方正县政府称,立碑的目的是让中日后人了解真实的历史,体现中华民族的胸怀。方正县政府的做法被许多网民解读为不惜代价招商引资,部分网民甚至斥之为“忘记国耻”。

  “我们都是冲着那碑去的”

  昨日17时,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方正县郊外的“日本开拓团之碑”连同它所在的日本人公墓,均被两道当地警方组织的封锁线严密包围,禁止行人与车辆进入。第一道是交警,第二道是刑警。
  数名旁观者称,大约两小时前,有数名男子被警方带走,“听说是去砸那日本人的碑了”。
  在这两小时中,一条微博在网上传开,称:“五勇士在极其秘密的组织下,到达黑龙江方正县‘日本开拓团’纪念碑处,砸掉了这数典忘祖、出卖国格的耻辱碑”。
  南都记者获悉,此5人均为30-40岁左右的男子,名字是陈福乐、梁智、韩忠和“湘军五百”“飞天燕子”(后四位按照本人意愿使用假名或网名)。
  昨日晚上,35岁的河北保定人陈福乐接受了南都记者采访。他称5人是不约而同赶到哈尔滨,在当地租了一辆车开到方正县的。在县里,他们买了两桶鲜红色油漆,“因为鲜红色最显眼”,还有三把锤子。经爬山、翻铁丝网进入日本人墓园后,他们直奔“开拓团之碑”而去,先泼了油漆,再用锤子砸了一些小坑。这时,驻守在墓园的便衣警察发觉了,出来阻拦。
  陈福乐说,当地警察对他们“还比较客气”,但不许他们停留在方正,而是让他们连夜开车回哈尔滨去。
  陈福乐介绍,此次行动前,他们并未给当地政府以任何警告。这一行动均基于他们的自发行动、经费自负。“在路上碰见才知道,我们都是冲着那碑去的。”

  英烈后代要求推倒这座碑

  在此之前,一封催促方正县当地政府推倒“开拓团之碑”的公开信正在网上流传。
  这封信的开头是:“近日,黑龙江哈尔滨市方正县投资约70万元,为日本‘满洲开拓团’逝者立碑,激起全国各界的极大愤慨。我们———长期从事抗联精神宣传的抗联老战士、抗联牺牲将士后代和部分专家学者更是无比愤怒,特挺身而出、仗义执言,就这一事件发表严正声明。”
  联署者共有约40人,绝大部分为抗联英烈后人,如杨靖宇之孙、赵一曼的孙女和赵尚志的外甥等,另有一批学者、剧作家和教育界人士。牵头倡议者是“九一八”全国鸣警报首倡者、中日关系观察家王锦思。名字排在第一位的,是88岁的抗联老战士、原黑龙江省政协副主席李敏。
  信中提出,要推倒“日本开拓团碑”,加强抗战史研究和对抗联将士遗骨的认定和安葬工作。“法国当年受到纳粹德国的伤害,还保留了德军的墓地,但前提是德国充分反省侵略战争,法国更对为国死难烈士给予了充分的纪念。我们要的和平是正义平等的和平,我们要的历史是真相大白的历史。”
  “给日本开拓团立碑,好,中日友好是应该的。可是咱们是二战的受害国,有不少中国劳工被抓到日本去强迫劳动,也为日本做出了不小贡献吧。日本人为什么不为他们立碑?”杨靖宇孙子、现任吉林靖宇县县长助理的马继民对南都记者说,他起初从网上看到方正县立碑的消息,顿时十分气愤。姜宝才等人打来电话邀他联署公开信,他同意了。
  另一位联署者———赵尚志的外甥李龙听说这消息的途径不同。赵尚志一位战友的后代给他打来电话,说在日本留学的女儿看到日本《朝日新闻》刊登了这篇关于黑龙江省方正县为日本开拓团立碑的消息,他这才知道。
  李龙透露,2008年是他舅舅赵尚志的百年诞辰。他们家属曾经找过哈尔滨市的有关部门,请求自己出资,在哈尔滨以赵尚志命名的“尚志大街”立一座纪念碑,用于纪念这位牺牲在哈尔滨的抗日联军总司令,未获得批准。最后,这块碑立在了赵尚志的家乡辽宁省朝阳市,由当地政府主动出资。
  “我舅舅的碑如果立了,不夸张地讲,那可以是哈尔滨这座城市的一张名片。他们不批准给赵尚志立碑,却给日本开拓团立碑,这算怎么回事?”70多岁的李龙问。
  沈阳军区政治部创作员、赵尚志头骨的发现者姜宝才是位军旅作家,也是此次公开信的主要起草人。他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称,目前正将此公开信向更高层面的决策层发送。“一定要相信政府能处理好这件事,一定要坚持理性的思维方式。”他说。“如果这封信导致了什么后果,由我一个人承担。”
  《军营文化天地》主编、知名抗战史研究者余戈属于抗议者中的“温和派”。他在微博上引了两段资料:“开拓团”是日本侵略战争的受害者不假,但他们曾经亦是侵略者的一部分,不断在日军武力庇护下强占贱买中国农民土地,使无数中国人流离失所;他们也是日本侵略军的重要兵源之一。“把‘开拓团’三字赫然入碑文主题,且序言中回避其历史性质评价。这就是核心所在。这么做毫无警示之效,只有献媚之气。”担任多年军队刊物编辑的余戈对南都记者说,方正县应该修改碑文,并将主题的“开拓团”按照对“满洲国”的一贯文字用法,加上双引号。

  店铺招牌基本都带日文

  目前,方正县的街头仍然繁华,不断有本田、丰田车疾驰而过。一条叫做中央大街的商业街上,店铺招牌基本都带有日文,银行的电子广告牌上不断打出广告:兑换日元!全县价格最高!兑换到角分!免费日本路径传真!
  在县华侨商会的网站上,由该县政协内刊副主编执笔的一篇《侨乡形象工程建设调研报告》提到,早在2006年,方正县就已“确立了打造‘东北旅日侨乡’的战略目标”。
  该《报告》提出:“主要街道两侧的楼房建筑要有日本文化的影子,城市马路两边要栽种樱花树。学校要有反映日本侵华历史、抗联历史、开拓团历史、日本风土文化和中日友好往来为内容的课程。凡是有文字的牌匾、指示牌、宣传牌、机关、学校、服务业、企事业招牌、门牌的单位和个体,都要书写中日两国文字。”
  “我们这里有钱人多,都是去日本赚的。”一些居民说,方正县并没有太多的日商投资、日本企业,“侨乡”的主要收入是依靠去日本打工。
  官方数字印证了这种说法:仅2009年当年的对外劳务输出收入就是1.1个亿,远超方正当年的旅游及对日招商引资的总和。2009年,22万人的方正县外汇兑换在全国县级排名27位,储蓄存款余额高达37亿多元人民币,80%以上是华侨华人存款,旅日华侨人均年收入约30多万元。
  哈尔滨市经济研究所旅游及文化产业研究中心分析师高振凌在一篇名为《方正为什么要为“日本侵略者”立碑———方正县十二五侨乡产业规划》的文章中提到:二战结束60余年了,方正县以战争遗孤为主体的传统侨力资源面临萎缩,“单靠日本人公墓等数量较少,缺少线路关照的单个景点,……历史资源的潜在价值无法发挥潜力。”近日,高振凌从自己的博客上删除了这篇文章。
  昨日17时49分,方正县政府在新浪实名注册了微博,并放上了一段视频:“设立这两面名录墙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加真实、更加有说服力地展示这段历史,警示和教育后人更加痛切地认清法西斯主义的罪恶,更加深切地感受中华民族博大的人道主义情怀。”
  这段视频的主要内容是该县外事侨务办主任王伟新为立碑一事的辩解。
  而它的背景音乐是《天空之城》,日本动漫配乐大师久石让的作品。

  评论这张
 
阅读(152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